烂粟子

懒虫与丑鬼

单色,一张临摹。(原作是莫奈《圣拉查尔火车站》,1887年)

偷偷做了一把扇子。
图是昨晚随手的涂鸦改的,字是不知道写什么瞎写的(细微处竟还画了这种水)
穿扇骨时还穿错了……
超有趣。

一个毫无美感的涂鸦……
但是感觉挺好玩

诶多……